Abyss

主角受控,不逆

蠢叽(四)

  最近帮里人发现封临狐特喜欢缠着一个道长,但凡注意到道长上线,基本都狗腿子一样黏过去了。道长以前在帮里就是个小透明,只能偶尔在帮会战场团里看到他,其他时间也没见和谁交流。封临狐亲友不少,损友更多,纷纷对扒这道长的底起了兴趣。

  这一扒,问题出来了,经常和佑安挂一起的压根不是封临狐,而是帮里另外一个藏剑君子易。

  以前君子易开战场一般都是固定在大小攻防结束之后,没攻防的时候基本就是晚上九点多。现在变成了佑安不上线君子易就不会主动开YY战场。原本大家也没注意到这点,权当是君子易累了不想动,现在算是明白了原委。

  谁都没想到扒佑安和封临狐的暧昧反倒把君子易扒出来了,众人一致觉得自己好像get到了发生在身边的狗血剧情。

  游安被封临狐拽到帮会YY开了麦,之后大家才信了这不是帮里两个黄金单身汉和一个高段位心机女神妖道长的剑侠情缘“三”,而是两男争一男的基情四射。

  经此一朝,封临狐也不对佑安死缠烂打了,一是佑安确实没啥兴趣玩个奶花和他绑定,二是封临狐没啥卖腐给帮里那堆妹子看的兴趣,三嘛,他觉得君子易真的有点不对劲。

  君子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封临狐的心里已经被打上了基佬的标签,封临狐不缠着佑安求绑定了,他心里简直无比舒畅。9段轻剑换了之后也没打JJC刷币的必要了,平时闲着无聊就拉着佑安一起去刷一些小本做成就。两人都是连大战都懒得打的纯PVP,好些七八十年代的本打得跟开荒一样,别有一番乐趣。

  本来其乐融融的二人世界过得挺好的,但是前不久帮会里两个妹子和人发生了点口角,最后演变成了帮战,战况愈演愈烈,君子易和佑安去刷个成就本都连续被埋几次。

  游安被杀得有点心烦,和君子易说以后再刷,然后就下线了。君子易心里简直像是烧了一团火,点了帮里打架的进组,然后神行大部队的位置。

  刚跳回帮会yy,就听见帮里叫“牵丝洗手”的毒姐疑惑开麦问了句“怎么就你一个?”

  君子易只当她是在和其他人聊天,也没管,打开地图往蓝点最多的地方飞。

  “刚看佑安下线了。”封临狐开麦回答毒姐的问题。

  “我们咋了?”听封临狐提到佑安,君子易才反应过来毒姐刚是在问自己。

   不知道谁带头“啧”了一声,yy里接连着响起一片“啧啧啧”。

  “二人世界、甜甜蜜蜜、双宿双飞、形影不离!噫——”

  君子易有点惊讶:他和佑安有这么亲密吗?没有吧?

  “八卦啥,认真打架啊!”帮主怒斥这群手举火把的单身人头狗。

  剑三腐妹子多,君子易不是第一次被人开这种玩笑,也就没往心里去,顺着帮主的话笑斥了两句就关了麦跟着大部队厮杀,鹤归风车重点照顾堵过他和佑安的那些永久焦点目标。

  今天的帮战直接开的五个小时,从六点多到十一点多,两方在战乱洛阳互殴。一个浩气大帮对上一个恶人大帮再加上凑热闹的散人,最后直接演变成了阵营战,双方杀得有来有往。

  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有好些十一点党下线睡觉了,帮里例行做了下简短的帮战总结就该干嘛干嘛去了。君子易无聊在逛交易行,听到有人喊,切yy发现是“糖心电子炮”——帮里挺熟的一个炮姐,平时主要负责收人的事。

  “有空开个战场吗?帮里好些人今天的首胜还没拿。”炮姐问。

  君子易抬眼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今天还是丝绸,心里有点犹豫。

  他这边还没回答啥,牵丝洗手直接开麦了:“不知道君子易都只给佑安开战场的吗?新人懂不懂规矩?”

  炮姐做恍然大悟状,连连认错,然后两个妹子就嬉笑着八了起来。

  君子易悠悠开口:“本来想开的,突然又不想了。”

  俩妹子意味深长地“哟”了起来,直接点了君子易进组然后在帮会和同盟刷战场广告。虽然时间有点晚了,但是人组得挺快:晚上都在打帮战,大部分人都还没拿首胜。

  进图一看,对面也是yy队,但是后缀名称是不太熟悉的服务器,估计是个人不多的月卡服。君子易这边战斗力爆表,加上他指挥灵活,机动性强,几番攻守之后甩了对面一大半的分。

  打到出车的时候对面已经退了几个人了,这场输赢毫无悬念。君子易交待了句“奶妈护车”,然后随便找了个点守着旗子等战场结束。

  君子易闭了麦,几个相熟的小伙伴又叽叽喳喳聊了起来,最开始还是在吐槽对面的yy队,然后不知道怎么聊着聊着就扯到了他和佑安身上。

  “君子易,花姐和佑安你选谁?只能选一个!”妹子逼问道。

  “花姐怎么有道长重要?”另一个反问。

  “佑安奶花玩得超犀利啊!”封临狐插嘴说。众人都很吃惊,纷纷表示完全不知道佑安还有花花号。

  君子易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封临狐已经开口了:“就之前君子易炸橙子求情缘那个啊!”

  yy突然迷之沉默了好几秒,接着就是一声声“卧槽”不绝于耳。不管是知情人士惊讶于佑安居然就是那个花花还是不知具情的人惊讶于他俩居然炸过橙子,反正君子易现在很想风车转死封临狐。

  “看不出来啊?”糖心电子炮语气复杂感叹道。

  “滚滚滚!”君子易恼羞成怒,“你们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有的没的?!”

  “想道长啊~”封临狐捏着嗓子回答,YY里瞬间又是一片起哄声。

  君子易觉得自己整个人气血上涌,脑袋都被烧得有点晕,脸上更是一片滚烫。

  “都说了那不是佑安的号了!”

  “反正是那个人就行~”糖心电子炮揶揄道。

  君子易又急又恼,脑中闪过一些和佑安相处的片段,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佑安上线的时候君子易和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习惯性就单击他的ID打招呼,等意识到自己做了啥的时候的时候,佑安已经和他组在了一起。

  “⋯⋯”

  君子易无力地趴在桌上脸滚键盘,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好了。

  “?”游安打了个问号。

  君子易发了个哭泣的萌鸡表情过去,以后都没气势反驳牵丝和电子炮她们了怎么办QAQ⋯⋯

  游安完全不知道君子易今天是咋了整个人都萎靡不振的,问他也不说,游安干脆由着他去了。说不定过会儿就好了呢?游安如是想。

  事实证明游安确实算得上了解君子易,两人做完门派跑完商,君子易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活力,叽叽喳喳说着今天的见闻。游安听了一会儿就跑神了:废话不听也罢。

  “糖心电子炮让我喊你开战场?”游安转述刚收到的密聊,语气里满是疑惑,“怎么找到我这来了?”糖心电子炮找君子易开战场为什么要给他发密聊?

  君子易支支吾吾解释了一会儿游安才听明白,当下忍不住感叹:“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屁孩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

  听游安将牵丝几人归类在“小屁孩”一列,君子易有点惊讶:“你多大啊叫她们小屁孩?”

  “反正你得老实叫我声哥。”游安说。

  君子易撇撇嘴满心不服。

  “我快读高中了你应该才刚进小学校门。”

  君子易算了一下,问:“你29?”

  “没。”游安否定了他的猜测,然后根据君子易说的反推算了一下,有点惊讶,“我以为你刚上大学。”

  “我下学期就大四了。”君子易得意道。

  “看不出来。”游安感叹,“你们课程有那么轻松?”

  “⋯⋯”君子易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片刻后小声辩解:“我现在白天很少玩游戏了。”

  最后君子易还是没去开战场,因为电子炮这边还没等到君子易的回复,帮里的秀妹子指挥就已经开团组人了,也就不再需要君子易。

  “酉然开的团挺黑的。”游安道。酉然就是帮里的秀妹子指挥,游安深刻地记得以前跟她一次神农,排了三场,对面都是同一个大橙武刷分队。第三场出来酉然也懒得说要打的留下了,自己第一个就退团走人。

  君子易和酉然关系还算可以,自然听说过秀妹子排队有毒的事情。想了想电子炮她们可能遇到的情况,心里竟然升腾起一股爽意,默默替她们点了一排蜡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