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主角受控,不逆

【剑道】家叽太蠢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三)

傻不拉几藏剑攻 X 毒舌傲娇纯阳受  

年下慢热

 时间大概是三个赛季前。苍云还是爹,太上毒经是爷爷纯阳进战动作还没改没有长歌。JJC还是30分钟,最高九段反正套用秦风版本前后的设定。



  昨晚“拜拜”说得匆忙,君子易忘了问佑安几点刷币,生怕他上线的时候自己没空,所以干脆放弃了攻防刷分,早早做完了昆仑攻防前置。

  下午两点过一点点,系统黄字提示“您的好友佑安上线了。”君子易掐着佑安过完图的时间点发了个表情过去:“#欣喜。”

  “佑安轻轻地拍了拍君子易的鸡翅膀。”

  “(╯‵□′)╯︵┻━┻”

  “我先做个昆仑。”游安道。

  “好哒。”满心欢喜正准备点佑安组队的君子易默默移开了鼠标指针。

  这么一等就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待到游安终于交完昆仑任务的时候,君子易已经无聊得在洛阳转起了风车。

  “我好了,你排吧。”游安道。

  君子易屁颠屁颠的神行老长安排队。

  也许是开场好运气还没用完,今天意外的顺畅,连遇两场躺尸任务队,其他大部分都是双DPS或者小号治疗,没用多少时间就刷满了佑安号需求的名剑币。

  游安买了竞技场武器精炼附魔,君子易开始刷广告喊天策或者苍云33刷币。倒是有好几个天策和苍云密聊,但是要么是对方嫌弃他们只刷一千多币不约,要么是操作太水的PVP新手,插个旗基本被君子易满血吊打。

  “傻孢子易做啥呢?”

  君子易听到YY“叮咚”一声,还没来得及切过去看是谁跳进他小房间,就听到封临狐的问候。

  “滚犊子。”

  “儿子不孝顺,粑粑很伤心。”封临狐做痛心疾首状。

  游安对他们毫无营养的对话有点无语,谁想下一秒封临狐的注意力就转到了他的身上。

  “我记得佑安是我们帮会的纯阳吧?”封临狐问君子易,“你俩在做啥?二人世界?”

  “刷币啊。”君子易道,“九段犀利帅气藏剑奶花33刷一千币,来个不太水的天策或者苍云~”

  封临狐很惊讶:“你们不是剑纯藏剑吗?”

  游安正好精炼完武器,遂开麦道:“我换奶花。”

  封临狐也没问他们为啥一个DPS一个治疗不去打22——毕竟藏剑打奶嘛——直接打开好友列表点君子易进组:“来,组我。”

  封临狐是个九段毕业犀利猥琐天策,装备都换完了,天策也没PVP铁牢装备可以给他双修,所以JJC基本都是拿来带帮里小号22打4段了,现在正好打完大攻防没事做。

  君子易开心的放他进组。

  “花花号ID有点眼熟啊。”封临狐感叹。

  君子易倒是知道为啥封临狐看悠晚号眼熟,不过涉及到自己黑历史,当然不会主动开口。

  封临狐号还在巴陵,只以为佑安玩的是个花哥,也没纠结这个问题,所以JJC进图之后看见个漂亮秦风花姐站自己旁边有点惊讶。拉近鼠标看了一下,哟呵,女神脸~

  可惜不是真妹子,不然君子易绝对把持不住,封临狐腹诽道,不免又想起前几天高冷拒绝君子易的花姐。那个花姐……卧槽?!封临狐想起为啥看“悠晚”眼熟了!

  “这花姐不是前些天你求情缘那个吗?!”封临狐神速密聊君子易。

  “……”君子易不太想回答。

  “咋回事?”封临狐八卦之魂熊熊燃起,“你饥渴到连妖花都不放过了?!”

  “滚。”君子易难得高冷。

  “老实交代啊!”封临狐可不打算就这么被敷衍过去,“你什么时候男女通吃了?”

  “不是本人#无奈。”君子易道。

  封临狐哂笑了一声:“你人还在YY呢!不是本人是鬼啊!#鄙视”

  君子易差点一口血吐出来:“悠晚不是本人#无奈。”

  封临狐也快一口血吐出来了:“我当然知道悠晚不是你!”

  君子易觉得封临狐智商都被他同门吃了,封临狐也严重怀疑君子易是不是真变成傻子易了。

  30秒倒计时结束,游安骑在马上准备奔上台子,走了几步,发现天策和藏剑都还待在原地没动,YY只听到他俩“啪啪啪”的打字声。

  “开场了,回神。”游安喊了声。

  封临狐和君子易这才赶紧上马。幸好这图是天山碎冰谷,对面是剑气花,剑气在原地铺气场,没准备抢台子,不然封临狐君子易只能被对面揍成傻逼了。

  对面剑气花,这边策藏花,君子易和封临狐一致决定秒奶花。奶花被两波踩逼掉星楼水月春泥,半血被控,气纯准备读完四象落无敌,然后发现身上多了个厥阴封内buff,眼看奶花在风车中咆哮着“无敌”被收割掉最后一点血。

  封临狐没注意到对面气纯被封内没法落无敌,君子易倒是发现了,心里默默给这个封内点了个赞。

  出来之后,君子易还没排,封临狐消息又过来了:“快交代你和佑安咋回事!放心我不歧视基佬的。”

  “……”君子易很无语,“悠晚不是佑安的号(╯‵□′)╯︵┻━┻。”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封临狐觉得君子易太不够朋友了,居然拿出这种理由来忽悠他:“少唬人啊#鄙视。”

  君子易不想理他了,决定把这问题踢给佑安:“佑安,封狗说想找你这号绑定。”

  游安有点懵,疑惑地“啊”了一声,封临狐怒发了个“= =凸”给君子易,君子易回了他一耳光。

  “这号不是我的。”游安反应过来之后回答道。

  封临狐赶紧澄清:“傻孢子易乱说的。”

  君子易高冷一笑。

  连赢了三四场,封临狐也发现了自己这边奶花风骚的后跳小轻功和恰当时机的厥阴指封内。加得稳我方血线,溜得动敌方集火,封临狐忍不住惊叹好久没遇见过这么犀利的奶花了。

  我找的奶花,当然犀利。君子易默默嘚瑟。

  后方补给稳定,封临狐打得越发奔放,很多时候为了贪输出连山都不开,硬顶着对面伤害疯狗一样咬人,好几次要死的样子,但最后还是被游安险之又险地拉回了血线,打到后边君子易都觉得封临狐今天像是嗑药了一样。

  “道长啊,我后悔了。”又一次死里逃生之后,封临狐叹了口气,在君子易和游安的疑惑中道,“认真的,求绑定!”

  “……”君子易很想一巴掌呼死他。

  “……”游安觉得封临狐不愧是哈士奇。

  封临狐:“佑安道长求绑定求绑定求绑定~”

  “这号不是我的。”游安很无语。

  “你再玩个奶花,我带你刷段位换装备!”封临狐不依不挠。

  “继续排。”游安懒得理他,催促君子易排队。

  “你真想要绑定直接去找个奶妈情缘就行了呗。”君子易建议道。

  封临狐直接拒绝:“情缘太麻烦,还要哄。”

  “说得好像你能找得到一样。”君子易毫不客气地打击他。

  游安觉得有点烦,自己被对面双DPS集火很久了,技能已经被逼得差不多,封临狐和君子易还在优哉游哉的讨论情缘和绑定的问题。

  “你们,能不能,认真打JJC?”连躺了两场,游安忍无可忍怒问。封临狐和君子易赶紧端正态度,收割掉对面奶妈最后一点血,开始和对面剩下的双DPS打2V2,然后不出所料被对面俩满血DPS带走,三连跪。

  出来后封临狐也不敢再提绑定的事,乖乖背了锅,之后几场都收敛心神认真打,有输有赢,打死对面奶妈之后面临DPS的反扑时被游安故意放生,躺在地上听君子易幸灾乐祸地笑。

  “道长,我是认真的求绑定。”君子易表示这周币已经刷完了的时候,封临狐赶紧说。

  游安深吸口气,微笑道,“今天谢谢军爷陪我们刷币了,不过我主玩纯阳。”然后密聊君子易踢人。

  君子易在YY里笑得停不下来。

  “= =凸见色忘友过河拆桥的死基佬!”封临狐密聊君子易。

  “君子易狠狠掴了封临狐几记耳光,打得封临狐眼冒金星,满地找牙。”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