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主角受控,不逆

家叽太蠢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二)【剑道】

傻不拉几藏剑攻 X 毒舌傲娇纯阳受  

年下慢热

 时间大概是三个赛季前。苍云还是爹,太上毒经是爷爷纯阳进战动作还没改没有长歌。JJC还是30分钟,最高九段反正套用秦风版本前后的设定。


君子易目前的外观是风华倾国黄色那件和第105款白发,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组合看一下效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前年暑假那段时间出的,帮里一个花哥穿过,已经不想吐槽太多,毕竟那个花哥是直男

 

  君子易看着悠晚花姐号从老长安神行到万花,然后过了七八分钟就下线了。然后佑安的号再次上线。

  他不敢问昨天那个被炸橙子的是不是佑安,虽然心里基本可以确定了。好尴尬,怎么办?

  游安上线,看见君子易还在队里也没管,直接神行回纯阳做门派日常。这个服人多,纯阳扫个雪都要排队,也不知道这么多人争着扫雪,李忘生有什么想法。待到终于扫完雪回去交任务的时候发现于睿旁边有个蓝名,不是君子易还是谁?

  “你这是无聊到来太极广场卖萌了?”游安问。

  君子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神行到纯阳,所以他只能在队伍里卖个萌:“叽叽叽#可怜。”

  “你真萌。”游安忍不住吐槽。

  “明明是帅!#得意”

  游安眼神复杂地看了眼藏剑那套除了衣服颜色之外没有任何一点符合自身门派特点的毫无帅气值的外观。

  “勇气可嘉。”

  君子易觉得自己被嫌弃了。游安表示那不是错觉。

  君子易有点开心,因为他发现佑安冷是冷了点,但也不是没法交流。

  “你和悠晚一般都是多久在线啊?”君子易问。

  “悠晚不情缘,你放弃吧。”

  被误会了……君子易也意识到自己确实问得容易让人产生其他想法,干脆破罐子破摔,问出了昨天就很在意的问题:“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游安皱了皱眉,觉得有点烦。之前君子易一直没探究太多,所以游安对他的印象还挺好。但这话一出来,他不自觉的产生种隐私被窥探的反感,连带着语气也不太好了,“反正不是情缘。”

  君子易虽然没领会到佑安语气里的嫌恶,不过还是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又跳回了之前的话题,不过换了个问法:“你一般多久在线呢?”想了想,补充道,“你一直跟我的战场嘛,以后专门给你留个坑呗。”

  “上线时间看心情。”对于君子易没有追着问游晚的事,游安心里的疙瘩稍微去了点,“好意心领了,不过我时间不稳定。”

  眼下才九点多,日常做完了也不知道能做些啥,游安寻思着要不要下线算了,但是这么早,关了游戏也没其他事做。

  客厅里传来一连串的响动,游安准备关游戏,看到身边围着自己转圈的藏剑,犹豫了一下,直接把号挂着烧点卡了。

  出书房一看,游晚正在收拾行李箱。看到他出来,忙抬手招呼他帮着把笔记本搁书房去。

  “今天机场的出租把我当外地来的,还想讹我。”游晚一边把她那堆护肤品放梳妆台一边吐槽,开始说起这次出差的情况。

  游安帮她把笔记本放好,连上鼠标、外接键盘,然后倒了杯水放客厅茶几上。

  “你吃饭了吗?要不要给你下点面条?”游安问。

  “要!”游晚扯着脖子应了声,“加个煎蛋啊。”

  等游晚这边收拾完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两人又唠嗑了一会儿,游安回到书房准备关机的时候才想起来游戏还挂着,甩了几下鼠标,屏幕重新亮起,意外地看到君子易居然还在他旁边。

  丑不拉几的藏剑和他并肩站着,正好抬手揉了揉手腕。纯阳低头并指抹了一下剑身,然后两个号又不动了。

  游安操作着纯阳挪了几步,面对着藏剑,“你咋还在这?”

  等了半分钟没回复,游安直接改成密聊,收到句“离开一会,稍后回来。”

  估计藏剑也是在挂机做其他事。游安发了句“先下了,拜拜”就关了游戏。

  君子易在游安下线不到一分钟就回神了,翻了一下密聊,除了最后两句游安的之外,帮里那个傻逼狗策封临狐刷了一整页的“傻孢子来开战场了!”

  君子易笑了笑,点封临狐ID回了句“滚犊子!”

  封临狐估计正好闲着,消息立马过来了,还是连着三条

  “你这是蹲不到花姐姐所以去纯阳出家了?”

  “还是准备改投道姑姐姐的怀抱?”

  “不可能嫉妒纯阳是万花官配吧?”

  君子易觉得这个问题不太方便回答,因为事实上他是来找道长的。


  之后几天君子易都没见悠晚和佑安上过线,yy消息也没回复。这周还剩两千多的名剑币没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刷。君子易想:如果周末悠晚和佑安还不上,他就自己去打22刷币。
  周六晚上九点多打完大攻防之后,君子易无所事事地翻着团队招募,想看看有没有能打的成就本或者不嫌弃藏剑打奶的22队,密聊频道突然弹出佑安的消息。
  “抱歉,万花这周有事没法上线了。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和我打22刷币?”
  君子易赶紧回了句“约约约”,然后发了个组队申请过去。
  游安把他拉进22队,看了一下,君子易22后台5段,佑安和悠晚6段。
  “你还差多少币?”游安问。
  “两千三呢~”君子易答。
  游安被这语气恶心到了,“周常交了?”
  “交了_(:з)∠)_”
  “要不喊个奶妈打33?22太慢了。”游安建议道,22刷两千多名剑币是要花点儿时间才行。
  君子易打开33队伍看了一下,不太乐意。“先打会儿22再看吧_(:з」∠)_。”
  游安倒是无所谓,反正币多的那个都不在意。
  “我装备奇穴都好的,排吧。”游安道。
  “不上yy吗?#可怜。”
  考虑了几秒,游安道,“等下,我登号。”
  君子易赶紧大爆手速发了句“来帮会yy呗~”
  游安有点犹豫,但转念一想,反正平时跟战场也是帮会yy,也就由着君子易了。
  刚跳进频道,游安就听见叮咚一声,然后被拉到了君子易的专属加密小房间。君子易“喂喂喂”的试了下麦,游安点开自由说话应了句“好了”。

  开头几场打得还挺顺利,排的都是小号,两个人开爆发一通乱砍,对面不死也只剩个血皮,再补两刀就算是赢了。分数上到1500之后开始匹配到大号带奶,开场秒不掉一个,基本就是被耗死的节奏。

  连跪了几场,游安明显感觉到君子易变得心浮气躁的。经常是他这边刚甩了个满豆大道,准备爆发带走一个,下一秒就看到个两秒的醉月。要么就是解控逼了,吞日月铺了,风袖驱了,人控了,紫气开了,对面被峰插了。游安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天涯海角。
  难怪有人说剑藏配置没有个几年的基友情很难玩好。游安看着自己躺地上的道长忧伤的想。

  君子易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发挥失常,说话的口气不自觉的弱了下去,刚开场的活力散的干干净净的。

  之后输赢一直在三七开左右,打到十一点半还剩一千多币。

  “明天再刷吧。”游安阻止了准备再排的藏剑,“十一点半了,我日常还没做。”

  君子易情绪有点低落,“哦”了一声就不动了。

  “明天再刷两百币我就能换武器了,到时候用悠晚号和你打。”游安说,“可以再找个苍云或者天策打33,快一点。”

  “好吧。”

  听得出来君子易心情不太好,游安发了个拍头的表情过去,“剑藏配置对默契的要求本来就比较高,这种情况很正常。”

  默契……一提到这个,君子易觉得更难过了。

tbc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