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主角受控,不逆

祖师爷草稿

  没找到具体的关于祖师爷后期外貌装扮的描写,随便涂了个我自己对于祖师爷的印象。

想涂各种各样造型的祖师爷,想看各种各样的祖师爷,想看被酿酿酱酱的祖师爷。

  最近真是疯狂迷上了点家的修真界万年单身狗们_(:з」∠)_好想被投喂。


  附上修之后的线稿


蠢叽(四)

  最近帮里人发现封临狐特喜欢缠着一个道长,但凡注意到道长上线,基本都狗腿子一样黏过去了。道长以前在帮里就是个小透明,只能偶尔在帮会战场团里看到他,其他时间也没见和谁交流。封临狐亲友不少,损友更多,纷纷对扒这道长的底起了兴趣。

  这一扒,问题出来了,经常和佑安挂一起的压根不是封临狐,而是帮里另外一个藏剑君子易。

  以前君子易开战场一般都是固定在大小攻防结束之后,没攻防的时候基本就是晚上九点多。现在变成了佑安不上线君子易就不会主动开YY战场。原本大家也没注意到这点,权当是君子易累了不想动,现在算是明白了原委。

  谁都没想到扒佑安和封临狐的暧昧反倒把君子易扒出来了,众人一致觉得自己好像get到了发生在身边的狗血剧情。

  游安被封临狐拽到帮会YY开了麦,之后大家才信了这不是帮里两个黄金单身汉和一个高段位心机女神妖道长的剑侠情缘“三”,而是两男争一男的基情四射。

  经此一朝,封临狐也不对佑安死缠烂打了,一是佑安确实没啥兴趣玩个奶花和他绑定,二是封临狐没啥卖腐给帮里那堆妹子看的兴趣,三嘛,他觉得君子易真的有点不对劲。

  君子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封临狐的心里已经被打上了基佬的标签,封临狐不缠着佑安求绑定了,他心里简直无比舒畅。9段轻剑换了之后也没打JJC刷币的必要了,平时闲着无聊就拉着佑安一起去刷一些小本做成就。两人都是连大战都懒得打的纯PVP,好些七八十年代的本打得跟开荒一样,别有一番乐趣。

  本来其乐融融的二人世界过得挺好的,但是前不久帮会里两个妹子和人发生了点口角,最后演变成了帮战,战况愈演愈烈,君子易和佑安去刷个成就本都连续被埋几次。

  游安被杀得有点心烦,和君子易说以后再刷,然后就下线了。君子易心里简直像是烧了一团火,点了帮里打架的进组,然后神行大部队的位置。

  刚跳回帮会yy,就听见帮里叫“牵丝洗手”的毒姐疑惑开麦问了句“怎么就你一个?”

  君子易只当她是在和其他人聊天,也没管,打开地图往蓝点最多的地方飞。

  “刚看佑安下线了。”封临狐开麦回答毒姐的问题。

  “我们咋了?”听封临狐提到佑安,君子易才反应过来毒姐刚是在问自己。

   不知道谁带头“啧”了一声,yy里接连着响起一片“啧啧啧”。

  “二人世界、甜甜蜜蜜、双宿双飞、形影不离!噫——”

  君子易有点惊讶:他和佑安有这么亲密吗?没有吧?

  “八卦啥,认真打架啊!”帮主怒斥这群手举火把的单身人头狗。

  剑三腐妹子多,君子易不是第一次被人开这种玩笑,也就没往心里去,顺着帮主的话笑斥了两句就关了麦跟着大部队厮杀,鹤归风车重点照顾堵过他和佑安的那些永久焦点目标。

  今天的帮战直接开的五个小时,从六点多到十一点多,两方在战乱洛阳互殴。一个浩气大帮对上一个恶人大帮再加上凑热闹的散人,最后直接演变成了阵营战,双方杀得有来有往。

  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有好些十一点党下线睡觉了,帮里例行做了下简短的帮战总结就该干嘛干嘛去了。君子易无聊在逛交易行,听到有人喊,切yy发现是“糖心电子炮”——帮里挺熟的一个炮姐,平时主要负责收人的事。

  “有空开个战场吗?帮里好些人今天的首胜还没拿。”炮姐问。

  君子易抬眼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今天还是丝绸,心里有点犹豫。

  他这边还没回答啥,牵丝洗手直接开麦了:“不知道君子易都只给佑安开战场的吗?新人懂不懂规矩?”

  炮姐做恍然大悟状,连连认错,然后两个妹子就嬉笑着八了起来。

  君子易悠悠开口:“本来想开的,突然又不想了。”

  俩妹子意味深长地“哟”了起来,直接点了君子易进组然后在帮会和同盟刷战场广告。虽然时间有点晚了,但是人组得挺快:晚上都在打帮战,大部分人都还没拿首胜。

  进图一看,对面也是yy队,但是后缀名称是不太熟悉的服务器,估计是个人不多的月卡服。君子易这边战斗力爆表,加上他指挥灵活,机动性强,几番攻守之后甩了对面一大半的分。

  打到出车的时候对面已经退了几个人了,这场输赢毫无悬念。君子易交待了句“奶妈护车”,然后随便找了个点守着旗子等战场结束。

  君子易闭了麦,几个相熟的小伙伴又叽叽喳喳聊了起来,最开始还是在吐槽对面的yy队,然后不知道怎么聊着聊着就扯到了他和佑安身上。

  “君子易,花姐和佑安你选谁?只能选一个!”妹子逼问道。

  “花姐怎么有道长重要?”另一个反问。

  “佑安奶花玩得超犀利啊!”封临狐插嘴说。众人都很吃惊,纷纷表示完全不知道佑安还有花花号。

  君子易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封临狐已经开口了:“就之前君子易炸橙子求情缘那个啊!”

  yy突然迷之沉默了好几秒,接着就是一声声“卧槽”不绝于耳。不管是知情人士惊讶于佑安居然就是那个花花还是不知具情的人惊讶于他俩居然炸过橙子,反正君子易现在很想风车转死封临狐。

  “看不出来啊?”糖心电子炮语气复杂感叹道。

  “滚滚滚!”君子易恼羞成怒,“你们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有的没的?!”

  “想道长啊~”封临狐捏着嗓子回答,YY里瞬间又是一片起哄声。

  君子易觉得自己整个人气血上涌,脑袋都被烧得有点晕,脸上更是一片滚烫。

  “都说了那不是佑安的号了!”

  “反正是那个人就行~”糖心电子炮揶揄道。

  君子易又急又恼,脑中闪过一些和佑安相处的片段,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佑安上线的时候君子易和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习惯性就单击他的ID打招呼,等意识到自己做了啥的时候的时候,佑安已经和他组在了一起。

  “⋯⋯”

  君子易无力地趴在桌上脸滚键盘,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好了。

  “?”游安打了个问号。

  君子易发了个哭泣的萌鸡表情过去,以后都没气势反驳牵丝和电子炮她们了怎么办QAQ⋯⋯

  游安完全不知道君子易今天是咋了整个人都萎靡不振的,问他也不说,游安干脆由着他去了。说不定过会儿就好了呢?游安如是想。

  事实证明游安确实算得上了解君子易,两人做完门派跑完商,君子易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活力,叽叽喳喳说着今天的见闻。游安听了一会儿就跑神了:废话不听也罢。

  “糖心电子炮让我喊你开战场?”游安转述刚收到的密聊,语气里满是疑惑,“怎么找到我这来了?”糖心电子炮找君子易开战场为什么要给他发密聊?

  君子易支支吾吾解释了一会儿游安才听明白,当下忍不住感叹:“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屁孩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

  听游安将牵丝几人归类在“小屁孩”一列,君子易有点惊讶:“你多大啊叫她们小屁孩?”

  “反正你得老实叫我声哥。”游安说。

  君子易撇撇嘴满心不服。

  “我快读高中了你应该才刚进小学校门。”

  君子易算了一下,问:“你29?”

  “没。”游安否定了他的猜测,然后根据君子易说的反推算了一下,有点惊讶,“我以为你刚上大学。”

  “我下学期就大四了。”君子易得意道。

  “看不出来。”游安感叹,“你们课程有那么轻松?”

  “⋯⋯”君子易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片刻后小声辩解:“我现在白天很少玩游戏了。”

  最后君子易还是没去开战场,因为电子炮这边还没等到君子易的回复,帮里的秀妹子指挥就已经开团组人了,也就不再需要君子易。

  “酉然开的团挺黑的。”游安道。酉然就是帮里的秀妹子指挥,游安深刻地记得以前跟她一次神农,排了三场,对面都是同一个大橙武刷分队。第三场出来酉然也懒得说要打的留下了,自己第一个就退团走人。

  君子易和酉然关系还算可以,自然听说过秀妹子排队有毒的事情。想了想电子炮她们可能遇到的情况,心里竟然升腾起一股爽意,默默替她们点了一排蜡烛。

【剑道】家叽太蠢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三)

傻不拉几藏剑攻 X 毒舌傲娇纯阳受  

年下慢热

 时间大概是三个赛季前。苍云还是爹,太上毒经是爷爷纯阳进战动作还没改没有长歌。JJC还是30分钟,最高九段反正套用秦风版本前后的设定。



  昨晚“拜拜”说得匆忙,君子易忘了问佑安几点刷币,生怕他上线的时候自己没空,所以干脆放弃了攻防刷分,早早做完了昆仑攻防前置。

  下午两点过一点点,系统黄字提示“您的好友佑安上线了。”君子易掐着佑安过完图的时间点发了个表情过去:“#欣喜。”

  “佑安轻轻地拍了拍君子易的鸡翅膀。”

  “(╯‵□′)╯︵┻━┻”

  “我先做个昆仑。”游安道。

  “好哒。”满心欢喜正准备点佑安组队的君子易默默移开了鼠标指针。

  这么一等就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待到游安终于交完昆仑任务的时候,君子易已经无聊得在洛阳转起了风车。

  “我好了,你排吧。”游安道。

  君子易屁颠屁颠的神行老长安排队。

  也许是开场好运气还没用完,今天意外的顺畅,连遇两场躺尸任务队,其他大部分都是双DPS或者小号治疗,没用多少时间就刷满了佑安号需求的名剑币。

  游安买了竞技场武器精炼附魔,君子易开始刷广告喊天策或者苍云33刷币。倒是有好几个天策和苍云密聊,但是要么是对方嫌弃他们只刷一千多币不约,要么是操作太水的PVP新手,插个旗基本被君子易满血吊打。

  “傻孢子易做啥呢?”

  君子易听到YY“叮咚”一声,还没来得及切过去看是谁跳进他小房间,就听到封临狐的问候。

  “滚犊子。”

  “儿子不孝顺,粑粑很伤心。”封临狐做痛心疾首状。

  游安对他们毫无营养的对话有点无语,谁想下一秒封临狐的注意力就转到了他的身上。

  “我记得佑安是我们帮会的纯阳吧?”封临狐问君子易,“你俩在做啥?二人世界?”

  “刷币啊。”君子易道,“九段犀利帅气藏剑奶花33刷一千币,来个不太水的天策或者苍云~”

  封临狐很惊讶:“你们不是剑纯藏剑吗?”

  游安正好精炼完武器,遂开麦道:“我换奶花。”

  封临狐也没问他们为啥一个DPS一个治疗不去打22——毕竟藏剑打奶嘛——直接打开好友列表点君子易进组:“来,组我。”

  封临狐是个九段毕业犀利猥琐天策,装备都换完了,天策也没PVP铁牢装备可以给他双修,所以JJC基本都是拿来带帮里小号22打4段了,现在正好打完大攻防没事做。

  君子易开心的放他进组。

  “花花号ID有点眼熟啊。”封临狐感叹。

  君子易倒是知道为啥封临狐看悠晚号眼熟,不过涉及到自己黑历史,当然不会主动开口。

  封临狐号还在巴陵,只以为佑安玩的是个花哥,也没纠结这个问题,所以JJC进图之后看见个漂亮秦风花姐站自己旁边有点惊讶。拉近鼠标看了一下,哟呵,女神脸~

  可惜不是真妹子,不然君子易绝对把持不住,封临狐腹诽道,不免又想起前几天高冷拒绝君子易的花姐。那个花姐……卧槽?!封临狐想起为啥看“悠晚”眼熟了!

  “这花姐不是前些天你求情缘那个吗?!”封临狐神速密聊君子易。

  “……”君子易不太想回答。

  “咋回事?”封临狐八卦之魂熊熊燃起,“你饥渴到连妖花都不放过了?!”

  “滚。”君子易难得高冷。

  “老实交代啊!”封临狐可不打算就这么被敷衍过去,“你什么时候男女通吃了?”

  “不是本人#无奈。”君子易道。

  封临狐哂笑了一声:“你人还在YY呢!不是本人是鬼啊!#鄙视”

  君子易差点一口血吐出来:“悠晚不是本人#无奈。”

  封临狐也快一口血吐出来了:“我当然知道悠晚不是你!”

  君子易觉得封临狐智商都被他同门吃了,封临狐也严重怀疑君子易是不是真变成傻子易了。

  30秒倒计时结束,游安骑在马上准备奔上台子,走了几步,发现天策和藏剑都还待在原地没动,YY只听到他俩“啪啪啪”的打字声。

  “开场了,回神。”游安喊了声。

  封临狐和君子易这才赶紧上马。幸好这图是天山碎冰谷,对面是剑气花,剑气在原地铺气场,没准备抢台子,不然封临狐君子易只能被对面揍成傻逼了。

  对面剑气花,这边策藏花,君子易和封临狐一致决定秒奶花。奶花被两波踩逼掉星楼水月春泥,半血被控,气纯准备读完四象落无敌,然后发现身上多了个厥阴封内buff,眼看奶花在风车中咆哮着“无敌”被收割掉最后一点血。

  封临狐没注意到对面气纯被封内没法落无敌,君子易倒是发现了,心里默默给这个封内点了个赞。

  出来之后,君子易还没排,封临狐消息又过来了:“快交代你和佑安咋回事!放心我不歧视基佬的。”

  “……”君子易很无语,“悠晚不是佑安的号(╯‵□′)╯︵┻━┻。”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封临狐觉得君子易太不够朋友了,居然拿出这种理由来忽悠他:“少唬人啊#鄙视。”

  君子易不想理他了,决定把这问题踢给佑安:“佑安,封狗说想找你这号绑定。”

  游安有点懵,疑惑地“啊”了一声,封临狐怒发了个“= =凸”给君子易,君子易回了他一耳光。

  “这号不是我的。”游安反应过来之后回答道。

  封临狐赶紧澄清:“傻孢子易乱说的。”

  君子易高冷一笑。

  连赢了三四场,封临狐也发现了自己这边奶花风骚的后跳小轻功和恰当时机的厥阴指封内。加得稳我方血线,溜得动敌方集火,封临狐忍不住惊叹好久没遇见过这么犀利的奶花了。

  我找的奶花,当然犀利。君子易默默嘚瑟。

  后方补给稳定,封临狐打得越发奔放,很多时候为了贪输出连山都不开,硬顶着对面伤害疯狗一样咬人,好几次要死的样子,但最后还是被游安险之又险地拉回了血线,打到后边君子易都觉得封临狐今天像是嗑药了一样。

  “道长啊,我后悔了。”又一次死里逃生之后,封临狐叹了口气,在君子易和游安的疑惑中道,“认真的,求绑定!”

  “……”君子易很想一巴掌呼死他。

  “……”游安觉得封临狐不愧是哈士奇。

  封临狐:“佑安道长求绑定求绑定求绑定~”

  “这号不是我的。”游安很无语。

  “你再玩个奶花,我带你刷段位换装备!”封临狐不依不挠。

  “继续排。”游安懒得理他,催促君子易排队。

  “你真想要绑定直接去找个奶妈情缘就行了呗。”君子易建议道。

  封临狐直接拒绝:“情缘太麻烦,还要哄。”

  “说得好像你能找得到一样。”君子易毫不客气地打击他。

  游安觉得有点烦,自己被对面双DPS集火很久了,技能已经被逼得差不多,封临狐和君子易还在优哉游哉的讨论情缘和绑定的问题。

  “你们,能不能,认真打JJC?”连躺了两场,游安忍无可忍怒问。封临狐和君子易赶紧端正态度,收割掉对面奶妈最后一点血,开始和对面剩下的双DPS打2V2,然后不出所料被对面俩满血DPS带走,三连跪。

  出来后封临狐也不敢再提绑定的事,乖乖背了锅,之后几场都收敛心神认真打,有输有赢,打死对面奶妈之后面临DPS的反扑时被游安故意放生,躺在地上听君子易幸灾乐祸地笑。

  “道长,我是认真的求绑定。”君子易表示这周币已经刷完了的时候,封临狐赶紧说。

  游安深吸口气,微笑道,“今天谢谢军爷陪我们刷币了,不过我主玩纯阳。”然后密聊君子易踢人。

  君子易在YY里笑得停不下来。

  “= =凸见色忘友过河拆桥的死基佬!”封临狐密聊君子易。

  “君子易狠狠掴了封临狐几记耳光,打得封临狐眼冒金星,满地找牙。”


家叽太蠢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二)【剑道】

傻不拉几藏剑攻 X 毒舌傲娇纯阳受  

年下慢热

 时间大概是三个赛季前。苍云还是爹,太上毒经是爷爷纯阳进战动作还没改没有长歌。JJC还是30分钟,最高九段反正套用秦风版本前后的设定。


君子易目前的外观是风华倾国黄色那件和第105款白发,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组合看一下效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前年暑假那段时间出的,帮里一个花哥穿过,已经不想吐槽太多,毕竟那个花哥是直男

 

  君子易看着悠晚花姐号从老长安神行到万花,然后过了七八分钟就下线了。然后佑安的号再次上线。

  他不敢问昨天那个被炸橙子的是不是佑安,虽然心里基本可以确定了。好尴尬,怎么办?

  游安上线,看见君子易还在队里也没管,直接神行回纯阳做门派日常。这个服人多,纯阳扫个雪都要排队,也不知道这么多人争着扫雪,李忘生有什么想法。待到终于扫完雪回去交任务的时候发现于睿旁边有个蓝名,不是君子易还是谁?

  “你这是无聊到来太极广场卖萌了?”游安问。

  君子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神行到纯阳,所以他只能在队伍里卖个萌:“叽叽叽#可怜。”

  “你真萌。”游安忍不住吐槽。

  “明明是帅!#得意”

  游安眼神复杂地看了眼藏剑那套除了衣服颜色之外没有任何一点符合自身门派特点的毫无帅气值的外观。

  “勇气可嘉。”

  君子易觉得自己被嫌弃了。游安表示那不是错觉。

  君子易有点开心,因为他发现佑安冷是冷了点,但也不是没法交流。

  “你和悠晚一般都是多久在线啊?”君子易问。

  “悠晚不情缘,你放弃吧。”

  被误会了……君子易也意识到自己确实问得容易让人产生其他想法,干脆破罐子破摔,问出了昨天就很在意的问题:“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游安皱了皱眉,觉得有点烦。之前君子易一直没探究太多,所以游安对他的印象还挺好。但这话一出来,他不自觉的产生种隐私被窥探的反感,连带着语气也不太好了,“反正不是情缘。”

  君子易虽然没领会到佑安语气里的嫌恶,不过还是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又跳回了之前的话题,不过换了个问法:“你一般多久在线呢?”想了想,补充道,“你一直跟我的战场嘛,以后专门给你留个坑呗。”

  “上线时间看心情。”对于君子易没有追着问游晚的事,游安心里的疙瘩稍微去了点,“好意心领了,不过我时间不稳定。”

  眼下才九点多,日常做完了也不知道能做些啥,游安寻思着要不要下线算了,但是这么早,关了游戏也没其他事做。

  客厅里传来一连串的响动,游安准备关游戏,看到身边围着自己转圈的藏剑,犹豫了一下,直接把号挂着烧点卡了。

  出书房一看,游晚正在收拾行李箱。看到他出来,忙抬手招呼他帮着把笔记本搁书房去。

  “今天机场的出租把我当外地来的,还想讹我。”游晚一边把她那堆护肤品放梳妆台一边吐槽,开始说起这次出差的情况。

  游安帮她把笔记本放好,连上鼠标、外接键盘,然后倒了杯水放客厅茶几上。

  “你吃饭了吗?要不要给你下点面条?”游安问。

  “要!”游晚扯着脖子应了声,“加个煎蛋啊。”

  等游晚这边收拾完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两人又唠嗑了一会儿,游安回到书房准备关机的时候才想起来游戏还挂着,甩了几下鼠标,屏幕重新亮起,意外地看到君子易居然还在他旁边。

  丑不拉几的藏剑和他并肩站着,正好抬手揉了揉手腕。纯阳低头并指抹了一下剑身,然后两个号又不动了。

  游安操作着纯阳挪了几步,面对着藏剑,“你咋还在这?”

  等了半分钟没回复,游安直接改成密聊,收到句“离开一会,稍后回来。”

  估计藏剑也是在挂机做其他事。游安发了句“先下了,拜拜”就关了游戏。

  君子易在游安下线不到一分钟就回神了,翻了一下密聊,除了最后两句游安的之外,帮里那个傻逼狗策封临狐刷了一整页的“傻孢子来开战场了!”

  君子易笑了笑,点封临狐ID回了句“滚犊子!”

  封临狐估计正好闲着,消息立马过来了,还是连着三条

  “你这是蹲不到花姐姐所以去纯阳出家了?”

  “还是准备改投道姑姐姐的怀抱?”

  “不可能嫉妒纯阳是万花官配吧?”

  君子易觉得这个问题不太方便回答,因为事实上他是来找道长的。


  之后几天君子易都没见悠晚和佑安上过线,yy消息也没回复。这周还剩两千多的名剑币没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刷。君子易想:如果周末悠晚和佑安还不上,他就自己去打22刷币。
  周六晚上九点多打完大攻防之后,君子易无所事事地翻着团队招募,想看看有没有能打的成就本或者不嫌弃藏剑打奶的22队,密聊频道突然弹出佑安的消息。
  “抱歉,万花这周有事没法上线了。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和我打22刷币?”
  君子易赶紧回了句“约约约”,然后发了个组队申请过去。
  游安把他拉进22队,看了一下,君子易22后台5段,佑安和悠晚6段。
  “你还差多少币?”游安问。
  “两千三呢~”君子易答。
  游安被这语气恶心到了,“周常交了?”
  “交了_(:з)∠)_”
  “要不喊个奶妈打33?22太慢了。”游安建议道,22刷两千多名剑币是要花点儿时间才行。
  君子易打开33队伍看了一下,不太乐意。“先打会儿22再看吧_(:з」∠)_。”
  游安倒是无所谓,反正币多的那个都不在意。
  “我装备奇穴都好的,排吧。”游安道。
  “不上yy吗?#可怜。”
  考虑了几秒,游安道,“等下,我登号。”
  君子易赶紧大爆手速发了句“来帮会yy呗~”
  游安有点犹豫,但转念一想,反正平时跟战场也是帮会yy,也就由着君子易了。
  刚跳进频道,游安就听见叮咚一声,然后被拉到了君子易的专属加密小房间。君子易“喂喂喂”的试了下麦,游安点开自由说话应了句“好了”。

  开头几场打得还挺顺利,排的都是小号,两个人开爆发一通乱砍,对面不死也只剩个血皮,再补两刀就算是赢了。分数上到1500之后开始匹配到大号带奶,开场秒不掉一个,基本就是被耗死的节奏。

  连跪了几场,游安明显感觉到君子易变得心浮气躁的。经常是他这边刚甩了个满豆大道,准备爆发带走一个,下一秒就看到个两秒的醉月。要么就是解控逼了,吞日月铺了,风袖驱了,人控了,紫气开了,对面被峰插了。游安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天涯海角。
  难怪有人说剑藏配置没有个几年的基友情很难玩好。游安看着自己躺地上的道长忧伤的想。

  君子易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发挥失常,说话的口气不自觉的弱了下去,刚开场的活力散的干干净净的。

  之后输赢一直在三七开左右,打到十一点半还剩一千多币。

  “明天再刷吧。”游安阻止了准备再排的藏剑,“十一点半了,我日常还没做。”

  君子易情绪有点低落,“哦”了一声就不动了。

  “明天再刷两百币我就能换武器了,到时候用悠晚号和你打。”游安说,“可以再找个苍云或者天策打33,快一点。”

  “好吧。”

  听得出来君子易心情不太好,游安发了个拍头的表情过去,“剑藏配置对默契的要求本来就比较高,这种情况很正常。”

  默契……一提到这个,君子易觉得更难过了。

tbc


家叽太蠢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一)【剑道】

 傻不拉几藏剑攻 X 毒舌傲娇纯阳受  

年下

 时间大概是三个赛季前。苍云还是爹,太上毒经是爷爷,没有长歌。JJC最高是九段。周一没有阴山商路。其他想到再补充。反正套用秦风版本前后的设定。



 

江湖快马飞报!“君子易”侠士在万花对“悠晚”女侠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

  游安有点懵,点了一下队伍里的藏剑的ID,目标切过去,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脚下的烟花噼噼啪啪的烧着,一身时装白发的藏剑做了个揉手腕的动作。

  “?”游安打了个问号。

  “花姐,缺情缘吗?#可怜”藏剑问。然后下一秒就发现自己被踢出了队伍。

  今天的门派日常是沏茶、医鹿和测试机关。虽然测试机关有点烦,但是三个加起来好过仙迹岩琴书画三宝。这个赛季游晚的奶花已经毕业,想换套花间装备收人头,奈何这是转服之后的新号,花间秘籍一本没读,所以特地嘱咐了游安有空帮她做一下门派日常攒点监本换花间秘籍。然后刚上线就弹出来个组队申请,接着一个烟花就炸在了游晚花姐号的脚下。

  其实游安知道君子易这个藏剑,毕竟和他自己的号同一个帮会,帮里挺靠谱的一个战场指挥,指挥能力不错手还红,游安经常跟着蹭首胜。不过游安可以肯定君子易不认识游晚这个号,自然更不知道号后边的他。

  打开YY跳到帮会频道,君子易YY号前边的绿灯一闪一闪的,不过声音被其他几个笑成傻逼样的人盖过了。

  听了一会儿,游安才听出个大概。君子易是个花姐痴汉,这个广为人知到快成他的黑点了。今天周一,大小攻防世界boss都没有,然后他就“又”去万花蹲花姐了。不过今天有点不同,因为君子易决定,他要直接给出现的第一个浩气、PVP、离经、花姐炸、真、诚、求、情、缘!

  然后秒被踢出队。

  游安意思意思心疼了一下君子易,无视掉了悠晚号旁边蹦来蹦去一直点组队的藏剑。

  君子易藏剑号外观真丑。

  换了自己的纯阳号,做完门派跑完商,正好帮会里开始喊战场,两个战场指挥,一个指挥不错声音还好听的奶秀妹子开的,一个君子易开的。想了想,游安还是进了君子易的团,妹子虽好,抵不过君子易排队手红。九宫,对面还是恶人散排,后半场游安直接就在中间挂机了。

  出战场没多久,游晚的组队申请就过来了。

  “日常做了?”游晚问。

  “你威望快总上限了,就没给你做阵营日常,只做了个门派。”游安回道。

  “乖。#大笑”

  “……”

  今天周一,游安一般安排都是和游晚去打几场22,刷点币。他俩段位都挺高的,又是剑纯带奶,匹配到对面带奶,只要奶妈不水,基本都是30分钟拼伤害,还拼不赢狗比苍云和丐帮藏剑这三外功流氓。不过也没法,俩人都是属于时间不稳定,没心情就不上线的类型,33一直没有固定队友,55更虐心。

  游安刚找到余半仙准备传去老城排队,就看到个组队申请。

  “君子易申请加入你的队伍。”

  想也不想就点了拒绝,过完图,正好君子易的密聊到了:“悠晚是你情缘?#惊恐”

  游安的纯阳叫佑安,毕竟跟着君子易蹭了那么多战场首胜,就算游安是帮会小透明,君子易也记住他ID了,这一看自己组放了橙子的花姐悠晚,结果系统却说佑安拒绝了你的组队申请,搁谁谁伤心啊。

  估计悠晚那边也收到了君子易的骚扰,游安听游晚问了句“君子易谁啊?”

  游安倒是觉得这情形挺有趣的,给游晚解释了几句,换了游晚一句“不愧是二少。”重音是“二”。

  这下游安是真被逗乐了,点了君子易的ID,回了句“你认为呢?”

  这有点尴尬啊……炸橙子炸到认识的人情缘身上了。然后想了想也怪自己炸之前就没看看人海鳗有没有绑情缘,君子易觉得心好累,脸还有点烫。

  “大兄弟,误会。”

  游安笑了笑,没回。直接排22去了。

  打得好不如排的好,游安和游晚俩走不出非洲的,一晚上基本都拼伤害了。十点半的时候,俩人决定还是改天再找个人打33刷币得了。游晚转头去后边蹲交易行,游安就站旁边挂机,欣赏自己不进战时候帅气的身姿。

  “君子易想要查看你的情缘信息,是否允许?”

  游安拉远了镜头,找了一下,在旁边看到了君子易称不上好看的藏剑号,之后才大大方方的点了同意。

  “你们没绑情缘?#惊恐”

  游安笑了笑,跟他战场的时候没感觉,现在看他发惊恐的表情,活脱脱一只吓得掉毛的小黄鸡。

  “我有说是?”游安反问道。

  “#惊恐”

  “换个目标吧,她不玩情缘。”

  “#可怜”

  啧,全是表情符号。游安决定不理这二少了。

  “这就是那只二少?”耳机里传来游晚的声音。游安“嗯”了一声,然后就看到悠晚轻轻地拍了拍君子易的头。

  “二少打33吗?刷币哟。”游晚近聊白字问。

  游安觉得有点头疼,忙开口道:“别闹。”

  “我没闹啊,这不正好缺个队友刷币吗?我看他33没队,装备也还差个九段轻剑没换,反正也是要刷币的,正好一起。剑藏这配置也不是不能打。只要你俩别互相顶控制就好了。我可以洗个厥阴辅助。”游晚解释道。

  幸福来得太快,一时反应不过来,君子易楞了两秒,毅然决定抛弃掉帮里那个猥琐哈士奇和抠脚糙汉秀太,转奔温婉美丽的花姐。

  呵,愚蠢。

“来YY,XXXXXXXX。”

  没等多久,君子易就出现在了游安和游晚的YY频道,游晚拉藏剑进了33队。

  “装备奇穴看一下,好了我就排。”游安走到名剑大会报名人前边准备排,突然想起个设定,把队长移交给了君子易。嗯,君子易手红。

  “藏剑你去排。”

  事实证明君子易是真红:三个九段的号,匹配到的居然全是七八段的冲分队。游晚当即表示她和游安仿佛看到了光明的未来。游安不想说话。

  游晚的声音是算得上好听的御姐音,意识操作都不错,性格也不急不躁的,君子易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扑上去跪舔花姐女神了。

  开打的时候已经十点四十左右了,打了半个小时,游晚和游安就表示要睡觉了改天继续,君子易只好加了他俩YY好友眼巴巴的等着“改天”的到来。  

  第二天游安刚上线,君子易的密聊就来了:“打JJC吗?”

  这藏剑真主动。

  “万花今天不在。”游安回道。

  君子易今天下午特意没去排小攻防,就是想等花姐和纯阳上线继续33搅基……啊呸,和花姐培养感情,然而没有花姐,好空虚,好寂寞,好无聊。

  “我找不到事做了_(:з」∠)_”君子易表示有点小难过。

  “做日常。”

  “日常做完了_(:з」∠)_”

  “去洛阳转风车。”游安随意回了句。

  “不好玩。_(:з」∠)_”

  爱干嘛干嘛去,游安不想理他了,直接神行巴陵跑商。

  等了会儿没见佑安的回复,打开好友列表看了一下,人在巴陵。君子易直接丢了个组队申请过去。

  游安点了同意,然后在队伍频道打了个问号。

  “你今天战场打了吗?没打的话我给你开个战场吧。”君子易解释道。

  游安打开日历看了一下,今天战场是丝绸之路,又名坑爹之路,拒绝道,“丝绸不太想打。”

  然后就冷场了。饶是君子易一向自诩活泼外向健谈,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和佑安聊。他就觉得这人真高冷,不愧是华山上的。悠晚虽然刚开始给人的感觉也挺冷的,但是昨晚打JJC的时候也挺随和,还会和他随意聊几句,佑安也就转火集火的时候会开一下麦。

  佑安这个人在君子易的记忆力里还真只有喊战场看到过他,没见他说过什么话,打完就退,也不和帮会里的人一起玩,帮战扫图从不参加,就连击杀喊话被杀喊话都没见他发在帮会和同盟里过。

  “我换号了。”游安交代了一声,也不等君子易回复,直接退回了登陆界面。

  看着队伍里灰掉的ID,君子易觉得更无聊了,不知道佑安其他号叫啥,他默默想到。

  你的好友悠晚上线了。

  诶?君子易吓得背都挺直了,他脑子转的不慢,所以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昨天炸橙子时那个秒踢他出队的高冷花姐……到底是谁?

  Tbc